WATV.org is provided in English. Would you like to change to English?

未曾领悟的母亲之爱

秘鲁利马,梅蒂

318 点击数

出生前,我家生活在首都利马,秘鲁的某地区发生强震时父亲正在内务部工作。因为父亲担当了地震受害地区的修复工作,所以不得不和专家们一起前往了灾区,我们家也搬到了瓦拉斯安卡什。几年后,六兄妹中最小的我出生了,和大哥差13岁的我得到了所有家人的关爱和照顾。

一天早晨,我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窗外有很多像白色珠子一样的东西落下来。“真的好漂亮啊!”我想去摸摸,所以快速地穿过了屋子间的通道,偷偷地跑到了满地都是白珠子的外面。我光着脚没有穿鞋,手冻得发紫还一直抓着冰凉的白珠子玩。这时,突然有人从冰冷的地面上迅速地把我抱了起来,原来是妈妈,当时我没能理解妈妈为什么那样做,因为玩冰珠子很有趣。妈妈担心地说自己没有看好我,我却没能理解她的话。

那天晚上,我发了高烧,妈妈看着因高烧痛苦的我暗暗哭泣。但这只不过是开始,不久后我呼吸困难,被抱在妈妈怀中一直咳嗽,妈妈的短袖沾上了血迹。妈妈立刻堵住我的鼻子,带我去了最近的医院。一路上我咳嗽不停,还不断流着鼻血。

医生诊断后要给我打针。

“不行,求求你…… 打针太疼啦!”

我向妈妈求情,妈妈却紧紧按住了我,不让我动。我因为太疼大哭着埋怨妈妈为什么这样对我,在旁边却能隐约地看见妈妈脸上的泪痕。

长大以后,我才知道小时候将冰雹当成珠子玩以后患病的严重性。当我因鼻子静脉破裂不停流血的时候,如果不是妈妈紧紧地按住我的鼻子为我止血,也许会因为大出血陷入危险。如果因为我叫疼没有给我打针的话, 情况也会变得更加严重。可惜几年后我才领悟到了妈妈的爱。

在担当福音使命的时间里,我似乎也很少想起过照顾子女的天上母亲的牺牲。天上母亲为了子女们的救援付出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辛劳,有时会为了让我们变化成天上的样子进入天国恩赐我们熬炼的过程。每当那时,守护较弱子女们的母亲之心将会是多么疼痛呢?我一直未曾想过。

从现在开始,我每时每刻都要想到总是将好的恩赐给子女的天上母亲,想着照顾我的母亲,成为在任何环境中都以喜悦和快乐之心走信心之路的子女。